贝斯特全球最奢华

首页 | 贝斯特全球最奢华 | 贝斯特娱乐城 | 贝斯特老虎机 | www.bstbet.com
您的位置: > 贝斯特全球最奢华 >
最新文章
点击排行
文章内容

跟汪峰合伙创业是怎样的体验?

时间:2016-11-16 21:47作者:admin 点击:
跟汪峰合伙创业是怎样的体验?跟汪峰合伙创业是怎样的体验?

  能合伙的人,大都是实力相当的。

  FIIL耳机的CEO彭锦洲此前是华为荣耀的副总裁:他在1993年进入华为,曾参与过华为企业业务、无线业务以及电商平台等业务。2013年彭锦洲加入华为荣耀业务部。

  2014年底彭锦洲考虑“从华为出来,重新做一些事情。”在梅花天使合伙人吴世春组织的一个局上,彭锦洲与歌手汪峰有了交集。

  彼时汪峰早已有意做一款国产耳机新品牌,并对产品有了初步设想。而彭锦洲离职创业的想法是“找到一个在国内有生产、研发实力,但还没有足够品牌影响力的领域。”

  “做个有品质感、有内涵的中国品牌”,基于这一点共同的追求,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合伙创业。

  目前,耳机新品牌FIIL已发布八款产品在售。

  “知名度还没有达到预期目的,但是用户口碑还是很高的。”彭锦洲随身带着几款FIIL样机用来给他人展示。

  这两年明星创业、明星加入互联网公司像是一种风潮,但多数的参与只是停留在“代言”这一层面。汪峰也是吗?

  “之前可能会从媒体、八卦新闻上对他有一些了解,那时候你就觉得他是个明星,而且当时还会有一些负面的东西。”2014年时,人们习惯于用“上头条”来调侃汪峰。

  但彭锦洲在跟汪峰从认识到交流之后,他明白:“道理很简单,绝大多数人的成功都不是偶然的。”

  FIIL的产品研发团队在苏州。一位熟知声学的人士评估,FIIL的声学实验室造价至少在几百万人民币,主要投入在于声学测试设备,其中一个模拟仿真人头的价格在几十万人民币一套。

  相比于这两年手机厂商或独立耳机,FIIL在人员和资金上的投入都要高出一个量级。

  在产品规划上,耳机的音色会有一些标准的测试,这部分由工程师来把关。同时也会有主观的音色判断,比如要不要把低音适当的增厚,或者是让流行音乐听起来更柔和??汪峰在这一环节投入更多,他会亲自调试,也会邀请自己在音乐圈的团队来做评测。

  另外他参与到更多的是发挥自己的身份优势做产品的营销与宣传。“他做事非常严谨,我们的宣传方案他会很细致的去参与其中。”

  FiiL新品的颜色在确认之前已经更新了很多版,负责调色的工程师杨晨很崩溃,汪峰在看到后仍说:“我知道你快死了,但是……”

  汪峰要求确保耳机颜色跟渲染图以及不同光线下的视觉能达到一致。最后,试了300多种颜色后,终于通过。

  *汪峰和FIIL团队

  彭锦洲对这位合伙人的评价甚高:“执着、自律和勤奋”。但是伙人之间的有冲突是难免的。

  很多电子产品在一开始发布上市后会出现供不应求的状况,耳机也不例外。

  站在汪峰的角度,他认为最好在短期内就可以让消费者都拿到产品。但是从彭锦洲多年多电子产品的经验来看,产品最好能够根据其生命周期来规划产量。这一番争执也是让双方对一件事情都有了更全面的考虑。

  在FIIL 这个项目里,汪峰的个人品牌为其带来关注度,另一方面他也希望通过FiiL产品来表明“我不是玩票”的态度,从而改变人们一些有所偏颇的认知。

  “老实说,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算特别多,贝斯特全球最奢华。”彭锦洲说:“其实我就把他当成一个伙伴。之前在华为也好,在投资领域也好,我们规划一个产品时,会要听取各方面的意见。汪峰是我们的董事长,也是专业人士,我会对他的意见特别看重一点。大家聊起来时,就是很认真的。”

  汪峰在产品本身和宣传上发力更多,彭锦洲的工作重点在于公司运营和资源对接、拓展。

  从华为高管到创业者彭锦洲的工作节奏和心理状态也发生了很多变化。

  在华为内部,45岁是可以申请退休的,而他离开华为创业时,正好是45岁。彭锦洲无法想象如果不做事,彻底闲下来的状态。他曾在离职信中表示要“听从不羁的内心,继续折腾”。

  现在的彭锦洲每天七点起床,天气好的时候跑跑步,睡觉时间相比在华为时晚了很多。人们通过微信社交,也通过它工作,随时携带的手机会让工作很难停下来,有些时候他不得不处理事情到凌晨两点。

  同样改变的是一日三餐的规律。华为作为大公司有成熟的产品线和管理流程,工作规律性有所保障,饮食也会比较规律。但在FIIL,彭锦洲现阶段的主要任务之一是跟互联网公司、手机厂商、时尚潮牌等等谈合作??我们见面时是下午两点半,他当天的午饭刚匆匆与潜在合伙伙伴在商谈中进行完。

  紧张的工作节奏是彭锦洲一直习惯的,不一样的是创业后,焦虑感始终伴随着他

  在华为高管的身份里,一件事情只有完成、未完成、完成的好坏之分,但在FIIL,合伙人的一个失误可能影响整个公司的存亡;华为产品线丰富,有机会在不同市场里打出数个卖点来做测试,但对新产品FIIL,它还没有足够多用户时,如何在众多卖点中提出最佳、最适合的那个,会让他们更加慎重。

  “一旦你觉得你要对这个企业负责,要对业务有所追求,贝斯特全球最奢华,但是现在还距离目标很遥远,那就会焦虑。

  但是我看到了这是个大好的机会,我是可以把这事情做好的,我会觉得,像你说的‘元气满满’。”

  彭锦洲用我教给他的二次元词语“元气满满”来形容自己除焦虑感之外的常态。

  但他觉得FIIL走的还是不够快。

  做一款优秀的产品,他有信心FIIL做到了;找到那个精准的用户群体,他很坦率讲:“我们回答的还不够好”。目前FIIL的定位是“热爱音乐的年轻人”,彭锦洲觉得这个概念还是太宽广,无法做最精准的触及。

  而终极目标,做一个被认可的国产品牌,在国内目前更青睐“进口货品”、文化消费还不足够被重视的环境下,贝斯特全球最奢华,这条路还有些长。

  相比创业,他笑着说:“做高管还是比较轻松。”

  在华为的大公司体系下,会有HR来负责员工关怀,彭锦洲要考虑的是完成业务目标,在FIIL,他需要考虑员工情绪、幸福感。FIIL团队目前有80人,比较特殊的是作为初创的公司就有三地分布的办公室:以研发为主的苏州、销售为主的深圳和营销为主的北京办公室。

  彭锦洲说这样的设置也是考虑市场环境和专业人才,以及让员工可以做一些自主选择而提升幸福感。

  因为汪峰在音乐上的影响力,一些热爱音乐、又是汪峰铁杆粉丝的人加入了FIIL,这样他们在招聘相关人才方面也有了优势。

  一个华为荣耀高管和一个明星音乐人,以及一个高品质的研发团队和实验室, 与之而来的还有上亿元的资本投入,FIIL的先天优势已经很明显。

  但他们也会担心失败的发生,毕竟让用户建立对新国货、新品牌的信任这条路,有些缓慢,有些艰难。

  也正是因为对“失败”所保持的敬畏,彭锦洲和汪峰,和所有创业者一样,在内心的雀跃和焦虑中,谨慎前行。

  更多阅读:

  公司资金链断裂后,他选择了卖房……| 创业众生相

  从 coder 走向 CEO ,他们给出了惊艳的示范 | 创业众生相

  老柴最骄傲的,是她的公司保持着“零离职率”记录| 创业众生相

  留学回国后,她要做中国第一个长城越野的赛事IP | 创业众生相



上一篇:原因无可奉告   下一篇:成都大气污染防治工作形势严峻 呼吁市民低碳出行


Power by DedeCms